2012年藝術基金會辯論(Art Fund Debate 2012):藝術無國界英國接下來要在世界的藝術舞台呈現什麼? 當今年奧運,全世界所有的目光轉向英國時,英國舉國上下已不僅是優異的運動項目成績而值得慶祝。在2012倫敦奧運會期間,博物館與畫廊藉由展覽與委約創作反映了英國極其豐富的藝術舞台。僅僅位於倫敦,即可同時欣賞豐富的視覺藝術活動,如皇家藝術學院展出了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近期的創作、雷切爾懷特(Rachel Whiteread)作品常設展位於白教堂美術館(Whitechapel Gallery)的門面、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展出象徵輝煌學術代表的莎士比亞相關展覽,以及倫敦東區年輕藝術家為了Frieze Projects East計劃所創作的作品–橫跨東倫敦的空間轉換。 文化奧林匹亞活動(The Cultural Olympiad)給與了英國一個機會去反思過去二十年來其受人矚目的發展。在這段期間,英國藝術家以及著名建築師為倫敦偉大博物館戲劇性般的改造享譽國際,譬如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的開幕、英國V&A博物館內的英國展館(the British Galleries)與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中心的大中庭(great court)。今天同時也是新區域性當代藝廊的時代,近期的經典例子像是位於韋克菲爾德的赫普沃斯畫廊(Hepworth Wakefield)與馬格特鎮的泰納當代美術館(Turner Contemporary)。這些成功的例子與藝術市場的蓬勃發展不謀而合,即藝廊規模的擴大、倫敦Frieze Art Fair的出現、拍賣行的成功,都使倫敦成為藝術市場的樞紐。這些都可證明英國是視覺藝術的中心,其中又以當代藝術為最。 正如我們從藝術史所得知的,世界藝壇的中心總是不斷在變動–從20世紀前半的巴黎到主導戰後藝術發展直至1980年代的紐約。史蒂芬德查先生(Stephen Deuchar)在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藝術無國界」會議中對與會來賓致上歡迎詞時,問了一個關於英國目前主導地位的問題。「這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嗎?如果情況無法持續,是否真的攸關緊要?」,他問道,「國際疆界在藝術的世界中是否具有意義?」。本次會議旨在揭示並發掘這類問題的發展態勢。正如他所說,有鑑於英國以外的藝術中心崛起,特別是公共博物館與藝術市場近來蓬勃發展的中國。 一連串交互影響的重要事件為英國創造了健全的藝術市場。倫敦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總監羅賓‧沃森(Robin Vousden)表示在八零年代有四個重要的關鍵人物,將英國當代藝術從一灘死水的泥沼帶領至目前的局面:當時在白教堂畫廊(Whitechapel Gallery)任職的泰德(Tate)美術館館長尼古拉斯‧塞羅塔(Nicholas Serota);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前展覽部部長–諾曼‧羅森塔爾(Norman Rosenthal);藝術經銷商安東尼‧德奧菲(Anthony d’Offay);以及收藏家查爾斯‧薩奇(Charles Saatchi)。「就是這四位關鍵人物促使倫敦轉變成國際級的藝術之都。」沃森說。 查爾斯‧薩奇的重要性在於推廣1990年當時新生代藝術家,使這些藝術家以「年輕英國藝術家」簡稱”YBAs”而為人所知。包括了眾所皆知的達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莎拉‧盧卡斯(Sarah Lucas),和馬克‧奎恩(Marc Quinn)。不過曾於80年代中晚期在倫敦東南區的倫敦大學金匠學院指導過赫斯特、盧卡斯,與其他著名藝術家的邁克爾‧克雷格‧馬丁(Michael Craig-Martin)教授,則認為薩奇之前位於北倫敦邊界路上的畫廊對於激發這些藝術家的創作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他認為這間畫廊在這群藝術家的創作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查爾斯在十分完善的條件之下展出了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作品。」克雷格‧馬丁說。「我總是帶我的學生到邊界路看展覽,因為那裡可以讓學生了解什麼是可能的。這些於1990年代初期的英國年輕藝術家之所以展現如此雄厚的企圖心,究其原因,乃因他們是在不斷接觸頂尖當代藝術作品之下成長的。」與克雷格‧馬丁對談的奎恩也同意這樣的方式的確能助長藝術家的創作野心。「你會感覺到要是你能創作出一件相當厲害的作品,這作品或許就會在這麼棒的空間裡展出。」他說。 那個時代藝術家的創作精神完整的體現在「凝」這個由赫斯特所策劃的經典藝術展覽中,且作品多是克雷格‧馬丁二、三年級學生所創作的。作為給予學藝術的學生們財富般,薩奇、塞羅塔、羅森塔爾以及其他人也欣賞過該檔展覽。這是英國藝術的分水嶺。「的確可以說“凝”開啟了一個新的局面」克雷格‧馬丁說。 「通常,當然這是一個比較誇張的說法,事情一般來說可以追溯到最初原始事件,然而“凝”無法歸類於此。」這類“語彙”迅速的在藝術系學生之間蔓延開來,並最終,新的藝術形式也拓展到了整個藝術世界。「在英國最不尋常的事情是當代藝術成為藝術領域焦點的模式,英國認為當代藝術演變至今的歷程是十分自然尋常的當代文化現象,像是戲劇、音樂。」克雷格‧馬丁說。 這些新的觀眾群對於英國博物館與畫廊的成功佔有重要的地位,其中三者便是–泰德美術館(Tate Modern)、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與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如今在參觀人數上,已是世界上前五名的博物館美術館機構。V&A的主席保羅‧拉多克認為「究這方面的成功而言,政府資金補助在其推動的動力上佔有相當重要的角色。」他列舉了千年之久的建設項目、區域的舉措,同時特別強調了免費參觀的重要性。而有遠見的博物館館長像塞羅塔、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的尼爾‧麥格雷戈(Neil MacGregor)、V&A的馬克.瓊斯(Mark Jones)以及國際肖像畫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桑迪‧奈恩(Sandy Nairne),也同樣對博物館與畫廊的成功具有重大的意義。 我們的博物館、畫廊與這些機構的負責人也都影響了倫敦商業畫廊蓬勃發展的景況。例如保羅爵士所提及的白教堂畫廊(Whitechapel Gallery)的依沃納‧佈雷茲維克(Iwona Blazwick)與蛇形畫廊(Serpentine […]

Online, a Genome Project for the World of Art By  MELENA RYZIK  Published: October 8, 2012/ 簡于庭 摘譯 任何為音樂著迷的人都知道,在網路上尋找新發行的歌曲有無數的方法,像是透過滑鼠在數位播放清單與串流廣播服務中點擊或拉動捲軸瀏覽,或像音樂的推薦引擎–潘朵拉音樂盒(Pandora)。同樣的,Netflix提供符合會員喜好與個性化的電影類型建議,也就是說,根據會員以前看過的影片,推薦會員像是浪漫喜劇片或是恐怖類型的影片。 但到目前為止,網路平台上都沒有出現可以給予藝術愛好者類似的個人偏好建議–沒有一個線上系統在得知你喜歡Jackson Pollock的‘No. 1,’之後,會自動推測也許你會對Mark Rothko的‘No. 18.’感興趣”。 Art.sy是一個擁有豐富藝術圖像的免費資料庫,也是線上藝術欣賞的推薦引擎,其正式版將在周一正式上線。推出此網站的想法是基於慣用Tumblr與Pinterest這類以圖片為主導的網站用戶,勢必已經準備好花上好幾個小時在他們的電腦螢幕或平板電腦前,點擊滑鼠來瀏覽油畫和雕塑藝術品。 經過兩年的測試,且獲得數百萬美元的投資(包括藝術界的名人與科技領域人士),該網站的目標之於視覺藝術領域,就如同Pandora之於音樂領域、Netflix之於電影市場般,期許成為查找搜尋、有樂趣的與教育性質的搜尋引擎。 在與275間畫廊和50家博物館與機構合作之下,Art.sy已經將2萬張圖片數位化至內部參考系統中,被他們自己稱為「藝術基因工程計劃」(Art Genome Project)。但隨著平台的擴展,Art.sy也引發了一些問題像是數位分析如何應用(或者是否適用)於視覺藝術圖庫。電腦數字演算有助於闡釋分析藝術類型? 耶魯大學藝術學院院長Robert Storr對這項計畫提出質疑。”有太多資訊取決於電腦訊息篩選,然而是誰在評斷標準、準則是什麼,以及這些標準背後的文化假設又是什麼?”MOMA繪畫與雕塑的前館長Mr. Storr表示。就藝術知識的理解,他補充,”我認為這個計畫最後還是會回到原點。” 至 少,目前該技術仍然是廣泛的。為了使電腦的推薦建議能符合會員喜好,電腦必須被賦予專家級的判斷力,該過程從標籤開始:給予電腦一個代碼使之能分辨文藝復 興的肖像與現代主義的滴畫兩者的差異。它可以將無數的作品依照標籤的分類進行排序整理,進行作品比較與分析作品彼此聯繫。 該計劃由紐約大學,34歲的藝術與考古學博士Matthew Israel主持,領導十幾個藝術史學家來決定代碼為何以及如何運用。有一些標籤(Art.sy稱之為”基因”,其中有800個標籤已經被確定,且日益增加中)極具客觀性,像是歷史時期和工作地區、具象或抽像,或隸屬於已建立的類別像是立體主義、肖像或是攝影。 其他的標籤則相當主觀,甚至有些古怪,以當代藝術為例,Art.sy的策劃人員會附加一些註釋像是”全球化”和”文化評論”…等,給與觀者一種意識形態的思想脈絡。“當代記憶的痕跡”是一個富有彈性範圍的標籤,被分配到的作品像是中國藝術家蔡國強和攝影師兼電影製片人Matt Saunders。 但是Art.sy的目標在於使那些似乎來自於不同世界的藝術作品有所聯繫,藝術品涵蓋了大英博物館、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等其他機構的藏品。Cooper-Hewitt位於曼哈頓的國家設計博物館,是史密森尼(Smithsonian)博物館的分支,最近成為Art.sy的合作夥伴。他們加入了新的物件(藝術品圖像)至該網站,Cooper-Hewitt的數位與新興媒體負責人Seb Chan表示這將是對於目前Art.sy技術的測試,也考驗其對於對藝術品關聯性的判斷。 Art.sy的行政總裁兼創辦人Carter Cleveland今年25歲,當他就讀於普林斯頓大學四年級時,找不到一件很酷的藝術品來裝飾他的宿舍,於是便開始構想Art.sy的雛形。他的父親是一個藝術作家,母親是個金融家,透過家人的協助,終於在畢業之後成功吸引了合作夥伴,像是高古軒畫廊(Larry Gagosian)以及藝術界的名人,如達莎·朱可娃(Dasha Zhukova),與魯柏·梅鐸(Rupert Murdoch)的妻子鄧文迪(Wendi Murdoch)等人的資助。Google與Twitter的創辦人Eric Schmidt與Jack Dorsey也是Art.sy的投資者之一。而MOMA負責繪畫與雕塑的前任首席策展人John Elderfield則擔任Art.sy的顧問。 有了各方面的支持,Mr. Cleveland可以不受限的透過該網站實現他蓬勃的野心。 “世界上所有的藝術將透過網際網路,免費提供給這些網路使用者。”他表示,排除利潤計劃,他只是闡述了公司的座右銘。而收入將來自於預估的銷售酬庸以及合作夥伴的機構提供。但即使如此,Art.sy距離擁有世界藝術的目標還是相當遙遠,其圖庫所擁有的資料數僅僅是另一項以藝術圖庫為開發項目的Google Art Project圖庫的二分之一。 然而希臘或古羅馬古蹟的艾好者卻很少使用該網站的機會,這種文化遺漏就如同Netflix網站裡沒有希區考克(Hitchcock)的電影般。耶魯大學的Mr. Storr也擔心著該網站的資料庫會充斥著錯誤的訊息。 […]

2012年10月08日 Update   文  / 簡于庭 在 今年四月北京查稅門風波之後,引起一連串藝術品稅制的評論與探討,北京政府轉而構思自由港計劃,力圖撼動香港藝術交易中心的地位。的確,在藝術品市場逐漸 全球化之下,世界正醞釀著對大規模倉儲公司需求的渴望,而自由港也應運而生,它同時被稱作是保稅倉庫,不僅提供收藏家存放藏品,也提供藝術品在等待交易的 過程中可以在最佳的條件之下被保管存放。目前全球主要提供廣大的倉儲服務以及針對藝術品等藝術交易有所優惠的自由港仍以瑞士的日內瓦自由港與亞洲新加坡自 由港為主。它們皆屬24小時營業的自由貿易區,基本上,除非國家單位或海關要求,對於客戶的資料都絕對保密,客戶也無須繳付進口稅、關稅亦或是消費稅,而 在自由港區內作藝術品交易也無須對任一國家繳交交易稅,直至買主亦或藏家將藏品移出自由港便須向藏品所在地之國家繳交稅金。對於存放的藏品或相關文件也無 須申報任何資料或填寫入關文件。此外,他們也提供藝術藏品系列性的相關服務,包括修復、裝裱、估價、認證、保險,甚至是倉庫的溫度、溼度控管等等。種種誘 因,尤其藏品能夠被確保安全以及稅收優惠都對各方面人士有著相當大的吸引力。 全球首屈一指的日內瓦自由港(Geneva Freeport) 在提供倉儲服務與交易中間平台的領域中,瑞士一直是處於全球領先的主導地位,它主要擁有的自由港為日內瓦(Geneva)、蘇黎世(Zurich)、巴塞爾(Basel)和基亞索(Chiasso), 而其中距離瑞士日內瓦市中心約3公里的日內瓦自由港擁有的藝術品存量最為可觀,甚至也可能是全球之最。即使擁有14萬平方米大的空間,日內瓦自由港仍持續 擴建中,計畫於2013年有1萬平方米大的新空間能夠使用。然而在1995年被發現瑞士自由港成為國際掠奪文物組織的避難所之後,瑞士便引入立法,要求註 明並核實藝術品之來源與物主身分,雖使該國自由港保密性大打折扣並帶給新加坡競爭優勢,卻仍是全球最主要儲藏藝術品的自由港。 東南亞的藝術中心–新加坡自由港(Singapore Freeport) 位於新加坡樟宜機場旁的新加坡自由港於2010年5月開港,由新 加坡國家藝術理事會和國家文物局共同開發,仿造了瑞士自由港的形式,啟用不久便有98%的場地已被租用,其中佳士得藝術儲藏租用的空間即佔了40%。總面 積約佔3萬平方米大的新加坡自由港,亦設有高科技的保安措施等自由港相關服務。此外,建築物本身融合了太陽能、水以及能源再循環的設施,是為與生態友好的 現代建築物。而第二階段的土地擴張計畫預計於2014年完成,期望將倉儲面積再提升。此外,與日內瓦自由港神祕的氛圍不同,新加坡自由港提供場地如畫廊、 畫室舉辦各大小展覽,以供藏品展出,並串連整個亞洲藝術在世界市場的力量,成為東南亞藝術的中心,從而滿足收藏家、經銷商、拍賣行、銀行、博物館與美術物 流公司等多方面需求,也使得一般遊客有接觸罕見藝術品的機會,試圖提升藏品的價值。 可望挑戰現有自由港地位:北京與盧森堡(Beijing Freeport & Luxembourg Freeport) 除全球兩大主要自由港之外,還在興建中的北京自由港與盧森堡自由 港也將提供歐亞更廣大的倉儲空間,分別預計於2013年與2014年完工。佔地面積約有2萬平方米的盧森堡自由港,位於芬德爾國際機場旁,由德勤藝術與金 融服務公司(Deloitte Art & Finance services)所提出,將盧森堡自由港導向藝術專業化並舉辦多次研討會以推展此計畫。 而 位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旁,擁有18萬3千平方米大的北京自由港預計將北京定位為亞洲重要藝術樞紐,此計劃由中國國有企業北京歌華與瑞士控股公司 EUROASIA共同合作開發。有鑑於香港自由的文化法規等相關現行政策都突顯出香港對於文化藝術發展的支持,而其本身對藝術品稅制的優惠加上地理位置鄰 近大陸與面海港口,使香港成為藝術市場繁榮勝地,不僅吸引歐美重要拍賣公司進駐,甚至成為亞洲的藝術交易中心。中國大陸雖將藝術品進口關稅由12%調降 6%並暫行一年,但整體交易的高額稅負(除關稅外,尚需支付17%的進口增值稅)致使藝術品拍賣企業或藝術交易轉移的情況並未趨緩,於是進而推出北京自由 港計畫,並預計於2013年年底建設完工。就市場覆蓋率、功能和倉儲空間而言,可望為中國藝術界帶來巨大影響力。在中國的藝術品拍賣市場中,國外的拍賣公 司除非與中國國內企業合作,否則他們的拍賣會只限於香港舉行。2012年9月蘇富比(Sotheby’s)與北京歌華簽下一份為期十年合資協議,可見北京 自由港可能是國外企業進入中國拍賣市場的一塊跳板。可以預見的是,兩大自由港的規畫都將挑戰現有自由港的地位,甚至北京自由港更被看好可能成為全球最大的 藝術貿易基地。 完善自由港計畫的幕後推手–瑞士控股股份公司EUROASIA INVESTMENT SA 在自由港間推動完善計劃的瑞士控股股份公司EUROASIA INVESTMENT SA一直是成就自由港背後的支柱,對於藝術倉儲的經營總是洞燭先機。先於日內瓦自由港進駐,接著合作推動盧森堡與北京兩大自由港,也協助新加坡自由港成 […]

 From Picasso to Qi Baishi The Economist Published online : 29th Sep 2012  / 簡于庭 摘譯 「連 唱」是拍賣商慣用於營造拍賣現場激動氛圍的一種方法,也是促使參與競標的客戶彼此間環繞著焦躁情緒的手法。在主持方面,他們採用精心設計的言語來營造一種 拍賣過程中熱絡氛圍的錯覺,像是”一美元。現在兩美元。還有人要出三美元嗎?我有聽到四美元嗎?”以對競標者施加壓力,並刺激哄抬最終成交價格。 然 而近幾年來,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銷售額從2004年的6.91億歐元(8.59億美元)飆升至去年98億歐元。(儘管2012上半年銷售額略顯下滑)所以這 些買家並不需要過多的刺激與鼓勵。專研究藝術市場數據的Artprice公司估計,作品成交價長期以來都是全球最為昂貴的畫家 – 畢卡索,在2011年被兩位迄今為止都鮮為人知的中國畫家搶下第一把交椅的位置 – 張大千與齊白石。 自 18世紀建立於倫敦的蘇富比與佳士得長期佔有藝術拍賣業的主導地位。然而中國近來新興富有人士對於藝術的需求高漲,藝術拍賣公司雨後春筍般的出現,這種現 象導致駐北京的兩大拍賣巨頭出現–北京保利與中國嘉德。合計兩家在中國的藝術品銷售額,幾乎是蘇富比與佳士得銷售額的兩倍。總體而言,在中國的藝術銷售額 佔了全球銷售總額30%,比起2008年上升了9%。相較於西方兩家拍賣公司已積累了四世紀的傳承,中國兩家拍賣巨頭僅僅只有26年經營的經驗,儘管如 此,他們學習的卻相當迅速。他們的合併收入總值從2008年的3.97億提升至去年31億美元。 這 兩家互別苗頭的中國藝術品拍賣公司背景譜系相當有意思。保利的所有者是一間從事國防裝備貿易的國有企業,即中國保利集團。比起藝術,他們更因軍火而聞名。 嘉德是由趙紫陽的女兒,王雁南所成立(趙紫陽曾擔任中國共產黨領導,直到他因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被罷黜)。與保利不同的是,他試圖仿效西方拍賣行 的發展。「嘉德比起保利來的更透明化,我能理解它這間公司是怎麼運作的。」藝術經濟學研究諮詢公司的Clare McAndrew表示。 到 目前為止,西方拍賣公司在香港的中國藝術品拍賣都運作良好,不過目前蘇富比透過中國較小型的藝術品拍賣公司 – 歌華,以合資企業的形式嘗試進入內地市場。佳士得位於亞洲區的總裁高逸龍(François Curiel)對於其競爭對手的舉動採取懷疑態度,他們認為,蘇富比要免進口稅的把藝術品賣給大陸買家勢必要向中國政府申請獲得拍賣許可證,然而西方的拍 賣公司申請從未獲得許可。Ms McAndrew也表示,她認為目前沒有可能改變此慣例的跡象,當然,蘇富比可以將之視為長遠的投資。 
 中國藝術市場的發展並非一直都順利明朗。最初,一些地方上的拍賣公司似乎打腫臉充胖子誇大自己的業績以提升公司地位。中國拍賣協會推敲估計,2010年報 告中的8.85億美元銷售額一直未實現,因此銷售額可能沒有達到該數值。更糟的是,銷售額近期大幅下滑 – ArtTactic認為中國(大陸與香港)的拍賣銷售額在2011年秋季與今年春季大幅下降了32%,而且有證據顯示其跌幅未歇。
 中 國的拍賣市場如同該國其他行業,統計數據都是不可靠的,政府給予中國當地企業(不是本身就是國有企業,就是上層有靠山協助的)遠比給予外國企業更優惠的待 遇。即便如此,中國大陸的消費者願意在其各個行業,包括從汽車製造到生活消費品,砸下大筆金錢。對西方公司而言,這是不能被忽視的機會。 刊登|http://taerc.blogspot.tw/2012/10/blog-post_2.html 
原文|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63742

Sotheby’s gains foothold in mainland China 蘇富比可望透過與歌華簽訂的10年合資協議,於北京自由港開展其業務 By Charlotte Burns.  Published online: 10 Sep. 2012   /簡于庭 摘譯 蘇富比已與中國國有企業北京歌華藝術股份有限公司於9月3日簽下一份為期十年的合資協議,對該合資企業投資120萬美元,獲得80%的股份。 對於此舉,蘇富比於財務報告中表示:「如此將策略性的提升蘇富比一直以來在中國大陸的地位,並且增加了目前中國藝術品市場所擁有的潛在機會。」該協議意味著蘇富比將可以在北京進行拍賣業務,因為國外的拍賣公司除非與中國國內企業合作,否則他們的拍賣會只限於香港舉行。 金 融分析師對於該項協議表示認同。而在合作消息公開之後,蘇富比的股價漲至每股35.74美元。美國股票投資研究公司Stifel Nicolaus Equity Research總經理David Schick所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北京歌華藝術公司為進入中國市場做好提前準備時,蘇富比則為藝術市場帶來嚴謹專業(僅用了少許的投資)。」 該 報告補充說明這項合約「顯示了蘇富比品牌的重要性 – 僅僅用120萬美元的投資即被國有藝術企業邀請為合作夥伴。」此舉將使蘇富比能夠掌握歌華在北京天竺綜合保稅區的自由港優勢。根據蘇富比的報告,自由港 「將提供相關服務如稅務優惠的倉儲空間並為藝術相關拍賣、私人銷售性的非文物類展覽、巡迴展覽以及教育性質的活動提供一個平台。」 根據合約條款內容指出,歌華將不允許其他公司在其擁有授權的自由港區進行拍賣或作銷售展示,且能遏止競爭對手的形成。然而,因自由港完工的日期尚未訂定,蘇富比仍有權利中止這份合約,歌華就得從頭按照公司原有計畫營運。 蘇富比已大舉在亞洲投資。在今年五月,它於香港開闢15000平方英呎的空間,儘管這個空間讓蘇富比在每年土地的租金上必須額外負擔40萬美金,然而蘇富比能夠將之用來作全年度展示,而非像過往般土地租用只用於舉辦每年兩次的拍賣會。 「我 們當然確信中國市場成長正趨緩…(但)長遠看來,這仍然是一個巨大的機會。」Schick說道。儘管近來是冷卻期,中國仍然是世界最大的藝術市場,即使實 際的數據是有爭議的(法國Artprice藝術價格網站估算:中國在2011年的全球藝術市場佔了41%的份額,而藝術經濟學家Clare McAndrew卻在他的報告《2011年國際藝術市場》中採用30%的數據。 蘇富比與佳士得均在香港建立分部,但拍賣會的舉行在中國大陸仍受到限制,除非他們有中國的合作夥伴。此項合資協議突顯了兩家龍頭拍賣公司近來勢力的消長,以及經營不到一個世代的北京企業卻率先跨越作國際銷售的能力。 其 中主要的競爭對手之一即為中國嘉德,該公司成立於1994年,為目前世界第四大藝術品拍賣公司,根據法國行業協會拍賣組織(Conseil des Ventes)的說法,隨著蘇富比與佳士得的腳步,中國嘉得也於香港建立分部,並將於10月7日在香港舉辦第一次的銷售。去年,它還在紐約設立了新的辦事 處。


 刊登|http://taerc.blogspot.tw/2012/09/blog-post_9326.html 原文| http://www.theartnewspaper.com/articles/Sotheby%E2%80%99s+gains+foothold+in+mainland+China/27176

Published: Sep 18, 2012  /  簡于庭 Saatchi Online是倫敦著名的薩奇畫廊(Saatchi Gallery)於2006年開闢的線上社群。延續了Saatchi Gallery給予新的現代藝術家一個發展平台,Saatchi Online同樣提供了這樣的管道,甚至打破地域性的限制,讓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興藝術家有機會展現自己的創作,甚至販售自己的作品。透過藝術家自己掌控其業務以及作品定價,藝術家與收藏者彼此直接交流,更省去了畫廊角色的存在。 此外,Saatchi Online在藝術作品上提供了詳細的分類,包括尺寸、價格、地區、風格等等,給予藝術愛好者更方便的瀏覽平台,也提供相關新興藝術家精彩的訪談內幕。你也能在網站上看到這些來自世界各地收藏家、藝術家的收藏分享,當然你也能建置一個專屬於你的收藏來分享給Saatchi Online的瀏覽者。 兩個月前Saatchi Online推出<100 curators 100days >計劃,由Saatchi Gallery 的總監,同時也是Saatchi Online的董事會成員–Rebecca Wilson挑選出100位頂尖的策展人,這100位頂尖策展人再從Saatchi Online超過6萬的新興藝術家中,各自挑選出十位藝術家,輪流在每一天於Saatchi Online的<100 curators 100days >計劃中展出。如此一來,這些富有經驗與獨到眼光的策展人提供藝術愛好者在購買他們人生第一件藝術品時更具有信心,也使收藏家肯定自己的藏品與眼光。 Saatchi Online新上任的CEO– Margo Spiritus表示:「我們在Saatchi Online的任務是提供藝術家機會、支持他們持續發展藝術家行業以及使他們能夠賣出他們的作品來維持生活」Spiritus還說:「藉由提供每個月會有超過190個國家的藝術愛好者瀏覽的全球性平台,我們在收藏家與策展人間建立了聯結,否則他們永遠也不瞭解對方的工作。」 據估計,全球有超過一百萬名的藝術家,是沒有畫廊簽約的。具有當代前瞻性的Saatchi Gallery持續在Saatchi Online提供這些賦有才華的新興藝術家一個平台。而在<100 curators 100days >計畫中,這些被策展人挑選出的藝術家也將享有更大的知名度與認可度。不可置否的是Saatchi Online不斷突破過往傳統模式,給予這些默默無名的新興藝術家一個管道,同時也不斷尋覓藝術品銷售之新的可能。 刊登|http://taerc.blogspot.tw/2012/09/saatchi-online-100-curators-100days.html Saatchi Online<100 curators 100days > : http://www.saatchionline.com/100curators

Swiss Freeports Are Home for a Growing Treasury of Art By   DAVID SEGAL . Published: July 21, 2012   / 白佳平 簡于庭 摘譯 距離瑞士日內瓦市中心約3公里有一處倉庫式建築群,外表不太起眼,其中卻另有乾坤:這裡存放著價值連城的藝術品,可以媲美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館,只是這裡的寶貝不對外展覽。 Simon Studer曾為瑞士一間著名的畫廊在其自由港租的倉庫工作,他回憶著過去把畫廊收藏的畢加索作品整理一份清單。除了清點數目,還要就作品保存狀況和價值作出評估。當年清點畢加索作品時,Mr. Studer有一天無意中發現,隔壁保險庫裏有一個人在清點一屋子的金條。「這就是自由港,」Mr. Studer說,「你不知道隔壁那扇門內藏著什麼,然後你碰巧遇到他們打開門,你突然就看到了。」 對公眾而言,日內瓦自由港不太知名,但在藝術品收藏家和交易商圈內,自由港是藏寶的首選地。所有資料顯示都足以證明現今自由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擁有更多藝術珍寶存放,雖然當時Mr. Studer對於外再藝術世界所知甚少,然而他知道這一系列令人驚訝的單調建築物,是最多著名經銷商和藏家放置他們具有價值藝術品的所在。 人們因「能確保藝術品的安全且享有稅收優惠」的條件而來到自由港。只要在自由港存放藝術品,藏家就不需繳交進口稅或關稅(在許多國家,此項關稅稅率從5%到15%)。即使在自由港裡進行交易,也無須繳交交易稅。但只要藝術品離開自由港,不論售出或藏家將之移出,便需向藝術品所在之國家繳稅,但只要藝術品還在自由港裡,就好像放在無主土地上,無須向任何國家納稅。 幾年前自由港還未成為瑞士官方所有,但既使權力轉移,日內瓦自由港和其他那些同樣在瑞士但較鮮為人知的自由港,所提供的藝術相關服務仍足以媲美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不論氣候財政或其他事物,這裡對於高淨值人士及其資產而言都是理想的天堂。 「到底在435,000平方英尺的瑞士日內瓦自由港,貯存了多少的藝術品?」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就連日內瓦自由港倉庫公司(Geneva Free Ports and Warehouses)和擁有86%自由港股份的日內瓦州也不知道答案,雖然瑞士海關有可能知道,但他們不願討論這件事。只能說,藝術品交易商、顧問和保險公司相信,自由港內龐大的藝術品藏量足以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博物館之一。 「那是個無法預知的巨額數字,我甚至懷疑你是否能找到夠大的紙,來寫上這數字全部的零。」 倫敦安盛藝術品保險公司(AXA Art Insurance)董事 Nicholas Brett,在被問及評估自由港藝術的價值時如此回應。 而這個數值還在持續成長中,專為存放藝術品的新自由港倉庫還正在興建,面積為130,000平方英尺,預計在2013年底完工。 未來,收藏家和經銷商在世界各地的自由港裡,將會享有各種高規格安全措施、友好的關稅制度及海關免稅等各種權益。像是盧森堡機場正在建造一座215,000平方英尺的自由港,計畫於2014年啟用。而北京文化自由港則自三月起於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開始興建施工。 除此之外,引人注目的還有面積大上一倍的新加坡自由港,閃耀着高科技光芒的建築工程,令人難以相信”不可能的任務”續集沒有在那裡拍攝。新加坡自由港於2010年開始營運,位於樟宜機場旁,也滿足了那些行駛白色高級轎車從停機坪直接開進倉庫的亞洲收藏家。 這類的建設大量興起,推測是藝術市場從2008年嚴峻衰退(經濟大蕭條後在藝術市場前瞻角色之拍賣銷售業績可見萎縮)後又驚人的迅速復甦下的一種新興現象。 然而,有些自由港的使用者是對藝術有著純粹的熱情,並且收藏多年,轉眼間發現他們的收藏品在幾十年間有了大幅度的增值,而放在家裡變得具有高度風險。但更多的收藏家是為了儲藏及減稅,因為他們從未刻意展示他們收購的藏品。 「現今藝術買賣吸引著那些尋找投資出路,進行投機買賣,和那些追求社會地位的人。」Mr. Findlay說道,「以歷史的角度來看,這些人思想的缺陷是:眾多的藝術藏品被負擔的起以及喜愛藝術品的藏家放置在一起。然而這些藏家將錢花在藝術品上,他們考慮的是除了花費以外,還得以在有生之年欣賞回味,這是為了個人用途,他們藝術品並不閒置在自由港裡。」 開放媒體參觀自由港原是少見的現象,但近年來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多,政府及公司藉此來向大眾說明自由港裡沒有不法的事物也並非神秘運作,但在某種程度上,這樣的公開宣傳也會造成了後遺症。 2003年瑞士當局宣佈將運回上百件從埃及走私來的古代遺物,包括兩具木乃伊,石棺面具和其他遺物,部分物件據傳被塗上顏料偽裝成廉價紀念品走私,該竊盜集團的首領最終被判處35年徒刑。 這樣的事件也驅使自由港管理制度的改變,包括承租人需要提供明確的存貨清單。然而這幾乎是大幅度的制度更動–海關官員得以自由檢查貨櫃,但專家認為這樣的規定某種程度上又違背了自由港讓貨品自由進出的宗旨。 「法令的改變是針對現有問題,但那是為了一些對自由港的運作認知錯誤的人,基本上自由港還是個擁有良好聲譽的地方。」日內瓦律師一名專精藝術法規的律師Eva Stormann表示。 六月某日下午,日內瓦自由港市場銷售總監Florence May和Gilbert Epars巡視他們的倉庫,第一站是堆滿著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Dom Pérignon 和Château Petrus的酒窖。藝術在這裡只是高價值存放物的類別之一,其他從雪茄,藍寶堅尼,肥皂到保時捷都也會在這裡存放,另外還有一間倉儲空間容納量高達45萬噸的糧食。 非常弔詭的是你並不會在這趟巡視裡見到藝術品,藝術品被放置在平凡無奇的走廊且數層深鎖的門後。唯一的線索便是當你置身在大型的地下儲藏室,在Monets、Rothkos 和Warhols或有聲望的藝術家之作品間,一旁廢棄的木板條箱上可見標籤數字。 在同個空間容納了如此龐大數量的偉大藝術品,使保險業者擔憂。問題在於他們所提供的承保範圍是涵蓋全球的(worldwide coverage),保險標的不論在那裡都算在投保範圍內,但要是藝術品存放的這31英畝地不幸釀災,會是何等狀況? 「最慘的情況就是發生墜機、火災、或是水災,」倫敦Blackw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