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t Fair

[譯]隨著Art Basel在香港展開,該藝術博覽會與在邁阿密舉辦是否會帶來相同的效果?

Where next for Hong Kong, Asia’s art hub? 隨著Art Basel在香港展開,該藝術博覽會與在邁阿密舉辦是否會帶來相同的效果? By Georgina Adam. From Art Basel Hong Kong daily edition. Published online: 22 May 2013/ 簡于庭譯 就文化上來說,當香港巴賽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 Hong Kong)敞開迎賓大門之際,我們所見的香港與當初香港藝術博覽會創辦人Tim Etchells於2006年初次造訪的香港,毫無疑問的有著非常大的不同。「我在回澳大利亞的路上決定中途停留,並看看香港的藝術圈」他說。在這個舉措的背後,是他想在亞洲創辦藝術博覽會的動機,但他還不知道從何處開始。「我發現香港附近的35間畫廊僅僅只有三分之一具有良好水平」Etchells說,「而且博物館、美術館的基礎設施薄弱,但我發現香港有其潛力。」他回憶當時他前往香港會議中心(Hong Kong Convention Center)的經營管理部門,但被該單位的人告知,在他前面還有十幾個候選人也想在香港舉辦一個藝術博覽會。 Etchells沒有因此而氣餒,反而嘗試另一種策略:他找到兩個合夥人,並透過關係將難以取得的會展中心場地納入囊中。於是,香港首次大型國際藝術博覽會,即為人所知的Art HK,第一屆在2008年5月展開。改名後的Art HK已被納入享譽盛名的巴賽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集團;而本屆即為香港巴賽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 Hong Kong)的第一屆。 短短幾年內,香港的文化環境有大幅度的增長,特別是在商業領域。前陣子才與倫敦Rossi and Rossi畫廊創辦人Fabio Rossi開始在香港合資經營Yallay Space的當地藝術經銷商Jean-Marc Decrop,見證了香港20年來激進的變化。「當我初次搬到這裡,香港一點都不具國際性」他說,「市場提供的只有中國藝術。為數不多的收藏家則僅對傳統器皿感興趣,像是玉石、陶瓷、水墨畫等。而除了幾個具有象徵意義的空間,如少勵畫廊(Schoeni)和漢雅軒(Hanart TZ),多數畫廊寧可將裝飾性的物品做為主要的銷售項目。」他認為香港收藏家購藏作品的動機在於積累和保存財產,而非對前衛藝術的探索慾望。 2008年 是一個使香港真正成為日益重要藝術樞紐的關鍵時刻,蘇富比與佳士得在該年決定於香港執行亞洲所有銷售業務,而不是在其他如新加坡等區域中心。這不可避免的 聚集了亞洲各地的收藏家,並使其他來自韓國、日本、印尼和台灣的藝術拍賣行也開始在境內實施拍賣活動,以上都強化了香港在亞洲藝術市場的重要性。香港的免 稅政策、優良的金融服務,以及便利的經商環境,使其逐漸成為亞洲藝術市場的樞紐。一些世界頂級的國際畫廊都在香港有其據點,其中包含白立方(White Cube)、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李畫廊(Simon Lee)、樂曼慕品畫廊(Lehmann Maupin)。據去年五月成立的香港畫廊協會(Hong Kong Art Galleries Association)最新統計,香港境內約有100多間的商業藝術畫廊。 香港同樣也是通往中國大路以及其及具潛力之國際當代藝術市場的重要橋梁。今天,我們很容易忘記中國有多麼迅速即成為世界第二大藝術市場。根據藝術經濟學家Cl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