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拍賣行收購鑑識技術的原因

 

蘇富比成立新的科學分析部門後,鑑識技術成為顯學。但仍有人對於科學的可靠性持保留態度。

 by MELANIE GERLIS, JULIA HALPERIN | 13 February 2017      譯 |Amelia Chien

鑑識科學一直在藝術界幕後扮演界舉足輕重的角色。蘇富比任命James Martin 作為其科學研究部門董事,並收購其創立的Orion Analytical已成為圈內焦點。

在藝術市場繁榮前,藝術機構對於設立科學實驗室一直有所保留。然而近年來,重視藝術品保存的小型企業開始提供私人客戶作品的分析研究。這類專門的藝術實驗室目前屈指可數,大概就屬 Orion最為為人所知。

科學研究部門首次附設於國際主要拍賣行的舉措,「對於市場是一項重要指標」,總部設立於華盛頓並致力該產業的Art Fraud Insights 創辦人Colette Loll說道。「一切都是為了降低風險。」。

蘇富比的這項舉措有效的將產業脫離其冷門、零碎的市場發展,正如藝術品的買家以及律師對其需求的增長。「(藝術產業)有一個需要有人能填補的不足,然而這需要企業家的神經,並離開博物館行業來執行這份任務…這並不適合膽試不足的人。 」John Cahill說到,他是代表兩名被告,控訴Knoedler gallery 銷售假畫的律師。

該部門有很高的門檻。昂貴的設備與長時間的訓練只是開使,分析師必須能承受負面結果,畢竟多數送達的作品都是備受質疑的。他們的檢調結果會涉及至訴訟之中。去年Knoedler案件的顧問要求Martin更改作為證詞的作品報告是Robert Motherwell真跡,即是最終使蘇富比董事長Domenico De Sole勝訴並以此結案的轉折點。

對蘇富比而言,蘇富比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Tad Smith花了將近12個月的時間提升內部核心的專業知識,James Martin的任職將是一大邁進。新部門主要協助拍賣公司的專家與研究員而非客戶。

若Martin能在作品送達拍賣前核定真偽,即使數量不多,都將證實公司的投資具有實質效益。去年10月,蘇富比售出一件宣稱是Frans Hals的作品,因被Martin指出具有現代媒材,而償還客戶840萬英鎊。賣家表示在最終分析結果出來前仍需進行更多的調查。

一月,根據蘇富比聲明,證實了2012年售出一件16世紀左右由Parmigianino所做的作品無疑是一件偽作,而賠償其客戶842,000英鎊。蘇富比將兩件作品提供給當時任職於Orion的Martin。

鑑識技術的價值?

鑑識證明的價值有望隨著鑑定委員會的解散、藝術史學者不願提供意見以及不願提升技術而逐漸增長。利用鑑定技術證實Knoedler賣出的偽作是Robert Motherwell真跡的鑑定公司Dedalus Foundation,其主席Jack Flam表示「相較10-15年前,當今的鑑識分析得以將作品觀察得更精細、敏銳。」他認為蘇富比收購Orion的舉措“相當高明”。

在一個充滿爭議的領域,多一個專家提供觀點將產生巨大的差異,特別是具有可靠性的科學專業。「當你擁有能提出可靠性科學實證的管道,而聯邦法院因此采証,這就很難被推翻。」K2 Intelligence的資深執行董事Jordan Arnold說道。他曾在任職於曼哈頓的區域助理檢察官時,監督數件藝術詐欺案件。

然而,有些人認為他們高估科學的技術。「科學並不是非黑即白的。」Daniel Katz Gallery的負責人Stuart Lochhead說道。「你依靠的是機器如何採樣的校準能力。有一點需要擔心的是,一切都須要被進行測試。」不過,他承認其具有某些分析價值,像是援引熱發光劑(thermoluminescence)的實驗就可以確切判定作品大約在哪個世紀被創作。

即使科學家承認他們的方法並非故障保安(fail-safe),「就像任何一個產業一樣,我曾見過糟糕的報告以及低等的科學實驗」Loll說。像是鑑識作品上藝術家的指紋,這類看似客觀的方法太容易被偽造。偽造者也可以透過準確的歷史資料大量的複製 。Martin認為鑑識技術是「了解藝術品強而有力的工具,特別是與學術鑑賞和歷史研究,彼此作為三方互助模式時。」

當鑑識技術用於分析有疑問的昂貴作品,像是作品的出處,反而有愈來愈多收藏家透過該技術來了解如何更適當的照料藏品。收藏義大利戰後作品的Olnick Spanu 總監Vittorio Calabrese,一直與羅馬的實驗室合作。「對於評估各種不尋常或非常規材料的穩定性,科學分析扮演的角色相當重要。」他說。

藏家對鑑識的排斥

不是每個藏家會在交出他們信用卡之前,要求一份顏料分析報告。「買家們仍然會排斥購買作品前的調研。」Cahill說道。他並補充說,「作品交易若是超過1億元,深入的研究分析並不總是被採納。一些藏家並不想得罪經銷商,或是因為需要負擔額外的分析經費而被其他人鄙視,那似乎顯得不夠“成熟”」,Cahill說。測試分析至少需要1,000美金,但若要進行更多分子研究,像是顏料分析,極可能需要上萬美元。儘管確保作品真實性的義務通常落在賣方,Cahill說,買家亦可以採取這樣“明智”的抉擇。倫敦藝術分析與研究總監Nicholas Eastaugh表示,鑑識分析與購買藝術作品應該是一套完整服務,就如同你買了棟房子能獲得周全服務一樣。

高科技的未來

科技的快速發展使鑑定技術得以辯證過去的事情。新的技術包含防篡改標記或是數位嵌入式編碼。Aris Title Insurance的執行長Lawrence Shindell贊助非營利i2M 中心(i2M Center),將i2M標簽比作汽車產業中的車牌號碼。透過App掃描作品上的辨識碼得以確認作品來源、增加其出處,甚至是記錄其保存的細節。同時,Tagsmart提供藝術家在作品離開工作室前申請DNA簽名的技術(Marc Quinn和Idris Khan是早期的採用者之一。)

Tagsmart的項目執行長Steve Cooke讚譽「人們愈來愈了解材料的分子或量子層面究竟有什麼改變」,但也警告「透過標記的科學技術,你所展出的藝術作品具有保障,卻往往受到反彈。」科學家仍無法在領域中發揮。

原文刊載於 |http://theartnewspaper.com/market/auctioneers-buy-into-forensics-to-expose-the-fakes-and-fraud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