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金工藝術的消逝與未完成

文  / 簡于庭

綜觀台灣金工藝術的發展歷程,說明工藝不僅改善人們的實質生活,也反映族群文化,完整呈現每個時代的文化意象以及生活軌跡,即使隨著時代的演進,有所變革或汰換,但仍有重現文明價值的所在。美國設計師George Nelson提到:「器物是文化留在它專屬時空的痕跡。」器物的意義會跟隨著社會文化變遷而改變,然而器物的演化是以過往的器物形式為基礎,金屬造型亦是。所有的器物都會隨著某種生活型態更迭,當某一種器物、造型不復存在,也就像徵著某種生活型態或需求的逝去。

將台灣金工藝術置於社會文化與時空交織而成的多重面相中,作脈絡上的探討有其必要,而相關評斷與解說,也因上述種種因素而有著顯著的差異,但主要影響潮流不外乎三點:中國大陸官方與民間帶來的傳承、日本統治台灣文化的影響、戰後西方文化理論的引進。至今,臺灣巷弄間仍有少許傳統工藝的百年老店為了傳統文化的堅持而屹立不搖,其作品為因應時代需求有所調整而凸顯了該時空的獨特,實為臺灣社會變遷的活歷史。

傳承與創新的意義

 

檢視金工的發展,真切的呈現了每個時代的生活美學。它不僅僅是歷史,而是與時代文化交融的載體,因此傳統金工所具有的意義不僅僅象徵著過去的某個時空,是長時間以來的累積。以日本工藝而言,他們意識到”傳承”是使文化延續的一種形式,並使其不斷進步的必然過成,因此對傳統工藝的重視與積極的態度,使工藝與生活已然不可分離,也使得日本工藝在國際間具有極高的文化識別度。文化是社會物質、精神、制度的結合與累積;是一種精神象徵,因此”傳承”勢必被重視,才能使文化得以延續。

時至今日,傳承受限於部分條件的限制,譬如民間早期工藝相繼鎔化流失、外來文化移植、習慣性的技術藏私,工藝漸漸失去傳統風格,面對時代的汰換,金屬工藝部分的技術已經失傳,加上有意學習傳統技藝的青年有限,能透析精深工藝技法的奧祕也並非容易,這些技術已然轉化為另一種層面的珍貴文化,因此如何延續傳統技藝是必須去正視的問題。

此外,傳統技藝師傅不僅需要思考如何傳承,也應當思考傳統技藝如何與時俱變和創新。因為”創新”即象徵著融入這個時代文化而轉變的過程,傳統金工師傅們不僅要延續過去的文化,也背負著結合當今文化走向未來的使命。過去工匠的創意受限於整個社會生產體制與民生需求,面臨時代的移轉,現今的傳統技藝師傅則有更大的空間去發揮個人主體意念,在傳承與變異間達到微妙的平衡。

時序進入當代後的回顧

 

回首檢視,從最初因應生活所需而發展的工藝,後來才因審美需求而加上紋飾與造型的點綴,現今生產與需求的主客體已然互換,金工的生產並非出自於生活的必須,而大多成為精神層次的需要。另一方面,除了傳統技藝師傅以外,當代金工發展另有逐漸萌芽的年輕創作者以及公司行號建構品牌的壓模製造。當代金工雖然工藝技巧深植於傳統,他們也積極嘗試跨媒材的方式以追求創新,譬如陶瓷、纖維、玻璃…等,以創造出異質混合的藝術創作;公司行號所建構的品牌則因需大量製造,造型較不像傳統或當代創作者的手工來的細緻、個人化,且造型意義多受西洋或外來文化影響。

上述種種如精神層面需求、個人化設計的金工飾品以及大量壓模製造的金工等,勢必都是因應大眾社會需求的改變,然而當代的金工創作有其必要去審視自身文化脈絡,檢視自己的文化基礎與世界文化在演變與碰撞的過程中所產生的互動與影響,並將之放回工藝的創作之中,經過創作者個人的轉譯過程,才能使工藝回歸更具文化傳承內涵的意義。而這也能夠使得「工藝」繼往而開來。此外,期望該研究能更深入的探究台灣文化與藝術,係工藝作為生活文化最主要的核心藝術,未來能發展論述或專書出版,鼓勵更多具策展背景與興趣的研究者發展金工藝術多元論述,並藉由本研究,達到藝術跨域整合的目標。回顧台灣金銀細工的發展,真切的呈現了每個時代的生活美學。它不僅僅是歷史,更是與社會、精神、制度的結合與累積,無論是「金工」或是「細銀」,皆藴藏著台灣的生活輪廓、以及每位藝術家對作品所注入的獨特個人魅力,未來能有更多元深入的研究,讓更多人一步一步品味台灣金工藝術的精髓。


 

註.本文為RFK STUDIO 2013年展覽「物件&文件 (‘13) 消失的台灣金工藝術檔案室 1895-1970」研究,刊載經編修。

 

參考資料

方賓秀(2009),《蘇啟松、蘇建安宗教金銀細工製作》,國立台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論文。

王成(1972),《台灣鄉土技術造型-鐵器》,工業設計,19,頁6-10。

江韶瑩(1991),《台灣工藝的發展與變遷》,台灣美術,14期,頁22-90。

李建緯(2006),《從器的觀點論當代金工創作的幾個面向》,《現代美術學報》,總12期(12),頁63-88。

李建緯(2010),《先秦至漢代黃金製品工藝與身體技術研究──兼論其所反映的文化交流與身份認同問題》,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論文。

姚怡欣(2010),《台灣現代金屬工藝設計開發模式之研究》,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設計系論文。

高淑媛(2003),《臺灣近代產業的建立-日治時期臺灣工業與政策分析》,成大歷史系研究所論文。

康育全(2010),《台灣金屬工藝設計產業鏈及發展政策之研究》,朝陽科技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研究所論文。

張家瑀(2006),《二次世界大戰(1945)後南台灣金工首飾工藝變遷》,樹德科技大學應用設計研究所論文。

郭振昌(1980),《民間錫器-從家裡到廟宇》,藝術家,60期。頁88-93。

陳光祖(2011),《台灣地區出土銅器及相關遺留芻論》,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期刊,82:2,頁169-259。

陳明輝(2000),《匠心獨運,黃天來的現代鐵器美學》,藝術家,51:1=302,頁554-555。

陳威志(2005),《1985年已來台灣的大學院校金工藝術之發展》,國立屏東師範學院視覺藝術教育研究所論文。

曾永玲(2009),《金屬工藝設計的文化符碼=The Cultural Coding of Metal Craftwork》,台灣工藝,33期,頁80-83。

黃修文(2005),《世紀之交的臺灣糖業與蔗農》,政大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劉文三(1982),《台灣早期民藝》,雄師圖書公司。

劉萬航(1977),《現代首飾設計》,藝術圖書公司。

劉萬航(1984),《談鐵與古代鐵器》,故宮文物月刊,2:1=13,頁84-88。

鄭宜憓(2007),《台灣傳統金飾的工匠與設計》,朝陽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論文。

蕭瓊瑞(2013),《錫雕聖手陳萬能:2012國家工藝成就獎得主》台灣工藝,48期,頁34-39。

賴廷鴻(2010),《台灣錫藝之發展與工法特色》,台灣文獻61:2,頁57-84。

簡榮聰(1988),《銀器藝術(下)》,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