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6

台灣金工藝術的消逝與未完成

綜觀台灣金工藝術的發展歷程,說明工藝不僅改善人們的實質生活,也反映族群文化,完整呈現每個時代的文化意象以及生活軌跡,即使隨著時代的演進,有所變革或汰換,但仍有重現文明價值的所在。美國設計師George Nelson提到:「器物是文化留在它專屬時空的痕跡。」器物的意義會跟隨著社會文化變遷而改變,然而器物的演化是以過往的器物形式為基礎,金屬造型亦是。所有的器物都會隨著某種生活型態更迭,當某一種器物、造型不復存在,也就像徵著某種生活型態或需求的逝去。

將台灣金工藝術置於社會文化與時空交織而成的多重面相中,作脈絡上的探討有其必要,而相關評斷與解說,也因上述種種因素而有著顯著的差異,但主要影響潮流不外乎三點:中國大陸官方與民間帶來的傳承、日本統治台灣文化的影響、戰後西方文化理論的引進。至今,臺灣巷弄間仍有少許傳統工藝的百年老店為了傳統文化的堅持而屹立不搖,其作品為因應時代需求有所調整而凸顯了該時空的獨特,實為臺灣社會變遷的活歷史。

Advertisements

台灣金工藝術的流變:read objects (studio craft / style / pattern)

物件:
1.藝術家/工匠 (studio craft)   
2.材質   
3.風格、紋飾、文化意涵

金器藝術
金飾與金器是在人類生活達到一定富足階段始能蓬勃發展,因此相較其他金屬較不普及。

銀器藝術
早期的銀器藝術多應用在民藝工藝、生活居住裝飾、錢幣元寶,或用於宗教祭祀。

銅器藝術
臺灣鑄銅原料並不多見,雖台灣史前時代已有銅器的出現,但器物出現年代多孤立於某個主體文化系,在之前並無銅器的祖型。

鐵器藝術
以中國歷史而言,鐵器與銅器都發展得相當早,然而鐵器易鏽,在考古文物中比起銅器少有出土。

錫器藝術
錫器自古即是祭祀禮器,普遍存在於漢民族,尤以閩粵地區為最,清光緒以前多由閩粵一帶攜入。

台灣金工藝術的發展

台灣金工藝術緣起脈絡[1]

台灣金屬工藝最早可追溯至史前時期南島語系的原住民族文化,包括西元1800年前至西元1500年前的八里十三行,或西元前1800年前的永康蔦松文化遺址等,而為了解決人類生活所需,先民透過當地容易取得的生活媒材–“鐵”,並加以製作為生活工具。隨著時代演進,當人類基本需求達到滿足,才漸及於器物、墓葬品製作或人體的裝飾等方向發展;意即漸轉向精神層次的探索或尋求審美的價值,第二節筆者也將對人體裝飾更進一步的討論。[2]

雖然漢人族群結構形成較晚,但因人口數占絕對優勢,形塑了工藝發展的主流。荷據時期以來,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貿易獨佔政策使臺灣民間生活困苦,即使如此,仍有大批的廣東、福建人口渡海來台謀取生存。此時民間自製謀生工具頗為零星,多由泉、漳移民運送、攜帶來臺,直至鄭成功治臺時期,清朝因採取經濟封鎖政策,臺灣被迫獨立生產生活必需品,而發展出手工藝型的產業型態。加上人盡其才、物盡其用,以及獎勵貿易的政策,各式專業技能商行,如鐵匠、金銀匠等相繼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