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隨著Art Basel在香港展開,該藝術博覽會與在邁阿密舉辦是否會帶來相同的效果?

Where next for Hong Kong, Asia’s art hub?

隨著Art Basel在香港展開,該藝術博覽會與在邁阿密舉辦是否會帶來相同的效果?

By Georgina Adam. From Art Basel Hong Kong daily edition. Published online: 22 May 2013/ 簡于庭譯
就文化上來說,當香港巴賽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 Hong Kong)敞開迎賓大門之際,我們所見的香港與當初香港藝術博覽會創辦人Tim Etchells於2006年初次造訪的香港,毫無疑問的有著非常大的不同。「我在回澳大利亞的路上決定中途停留,並看看香港的藝術圈」他說。在這個舉措的背後,是他想在亞洲創辦藝術博覽會的動機,但他還不知道從何處開始。「我發現香港附近的35間畫廊僅僅只有三分之一具有良好水平」Etchells說,「而且博物館、美術館的基礎設施薄弱,但我發現香港有其潛力。」他回憶當時他前往香港會議中心(Hong Kong Convention Center)的經營管理部門,但被該單位的人告知,在他前面還有十幾個候選人也想在香港舉辦一個藝術博覽會。

Etchells沒有因此而氣餒,反而嘗試另一種策略:他找到兩個合夥人,並透過關係將難以取得的會展中心場地納入囊中。於是,香港首次大型國際藝術博覽會,即為人所知的Art HK,第一屆在2008年5月展開。改名後的Art HK已被納入享譽盛名的巴賽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集團;而本屆即為香港巴賽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 Hong Kong)的第一屆。
短短幾年內,香港的文化環境有大幅度的增長,特別是在商業領域。前陣子才與倫敦Rossi and Rossi畫廊創辦人Fabio Rossi開始在香港合資經營Yallay Space的當地藝術經銷商Jean-Marc Decrop,見證了香港20年來激進的變化。「當我初次搬到這裡,香港一點都不具國際性」他說,「市場提供的只有中國藝術。為數不多的收藏家則僅對傳統器皿感興趣,像是玉石、陶瓷、水墨畫等。而除了幾個具有象徵意義的空間,如少勵畫廊(Schoeni)和漢雅軒(Hanart TZ),多數畫廊寧可將裝飾性的物品做為主要的銷售項目。」他認為香港收藏家購藏作品的動機在於積累和保存財產,而非對前衛藝術的探索慾望。

2008年 是一個使香港真正成為日益重要藝術樞紐的關鍵時刻,蘇富比與佳士得在該年決定於香港執行亞洲所有銷售業務,而不是在其他如新加坡等區域中心。這不可避免的 聚集了亞洲各地的收藏家,並使其他來自韓國、日本、印尼和台灣的藝術拍賣行也開始在境內實施拍賣活動,以上都強化了香港在亞洲藝術市場的重要性。香港的免 稅政策、優良的金融服務,以及便利的經商環境,使其逐漸成為亞洲藝術市場的樞紐。一些世界頂級的國際畫廊都在香港有其據點,其中包含白立方(White Cube)、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李畫廊(Simon Lee)、樂曼慕品畫廊(Lehmann Maupin)。據去年五月成立的香港畫廊協會(Hong Kong Art Galleries Association)最新統計,香港境內約有100多間的商業藝術畫廊。
香港同樣也是通往中國大路以及其及具潛力之國際當代藝術市場的重要橋梁。今天,我們很容易忘記中國有多麼迅速即成為世界第二大藝術市場。根據藝術經濟學家Clare McAndre指出,2006年中國僅有5%的全球市場,到2012年已飆升至25%。然而當中國藏家在大量購買中國自己的藝術品時,究竟有多少購買西方當代藝術的中國藏家,這個問題始終沒有獲得解答。

至於香港的博物館基礎設施,確實有一些如香港藝術博物館(Hong Kong Art Museum)、九龍、香港的大學博物館,與香港藝術中心(Hong Kong Arts Centre),以及非營利組織像是亞洲藝術檔案庫(Asia Art Archive)與帕拉網(Para Site)的機構。但策展人David Elliott認為:「以一個重要的城市而言,藝文相關機構的數量在香港仍是少地可憐。」David Elliott之前是中區警署(Central Police Station)活化計劃的顧問,該計劃預計將中區警署活化為當代藝術中心。「我們希望即將執行的西九龍M+博物館(M+ museum)以及警署活化計劃可以改變香港的現況。」

那麼巴賽爾藝術博覽會分別從本土以及國際層面,為成長中的香港藝術圈帶來了什麼樣的幫助?「香港本來就有自己的藝術圈,但博覽會確實提振了它的發展。」Ben Brown(漢雅軒畫廊, Hanart TZ gallery)表示。「人們說收藏家很少,但當我與張頌仁在2005年舉辦第一次個展時,我對木製藝術品的收藏人數印象相當深刻。我賣出了25件西方藝術家的作品,像是Ron Arad、Candida Höfer、Boetti以及Warhol,簡直出乎我意料之外。」即使「香港並沒有太多的當代藝術收藏家」是許多人的共識,然而它被稱作樞紐的意義,即在於它能夠吸引來自世界各個區域的買家。

當然,巴賽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集團已經有另一個穩定發展的典範:邁阿密(Miami Beach, Florida)。這個位於美國的藝術博覽會成立於2002年(首屆原本預計在2001年舉辦,後來因911恐怖攻擊而延期),並且同樣為當地藝文圈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邁阿密巴賽爾藝術博覽會帶來成千上萬的收藏家與至少20個衛星博覽會,這意味著有超過1,000家來自世界各地的畫廊,同時參與了12月這為期大約一週的藝術盛事 ── 這對當地商業活動來說無疑是一劑強心針。

不過這兩個地區當然也存在許多差異。佛羅里達的博物館設施早在藝博會出現之前就開始發展了,並伴隨著一些主要的私人藝術空間,像是盧貝爾家族(the Rubell)與馬古列斯(Marty Margulies)所創辦的單位。不過博覽會肯定推動且提振了城市的文化自信。邁阿密美術館(Miami Art Museum)至邁阿密佩雷斯美術館(Pérez Art Museum Miami)的轉型計畫,預定在今年秋天的比斯坎灣(Biscayne Bay)完成,這個由Herzog & de Meuron所設計的的嶄新建築將有望成為變革的關鍵因素。該單位舉辦大型巡迴展覽的能力以及遼闊而具遠見的計劃,勢必能帶領邁阿密進入國際博物館的行列之中。

然而,邁阿密的商業部份卻未有同等的發展盛況。在香港設有營業據點的巴黎藝術經銷商Emmanuel Perrotin在邁阿密威吾德區(Wynwood)開了間畫廊,但很快就又關了,從此再也沒有人願意在此地試探水溫。

對於那些有在香港開業的藝術經銷商來說,香港與邁阿密的種種對比至少到目前為止都是真實的。「香港一直以來都是該區域的市場核心,它有令人驚艷的基礎設施,政府亦盡其所能地提昇貿易環境的便利性。」白立方(White Cube)的Graham Steele表示。
「香港過去幾乎沒有在文化方面進行任何投資,然而這種情形正在改變。此外,香港不但是通往亞洲的門戶,所有人也都在尋找某種與中國藏家聯結的方式。」Steele說。而對於香港巴賽爾藝術博覽會,「它向世界展示了香港促進藝術對話的渴望」同時,Steele也提出了他帶點警告意味的個人觀察,「香港的確可能還潛存著許多我們不知道的當代藝術收藏家,但這數字也可能比我們西方經銷商希望得還要少。」

刊登|http://taerc.blogspot.tw/2013/06/blog-post.html

原文|

http://www.theartnewspaper.com/articles/Where+next+for+Hong+Kong%2c+Asia%E2%80%99s+art+hub%3f/29608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