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瑞士自由港- 成長中的藝術瑰寶地

Swiss Freeports Are Home for a Growing Treasury of Art

By   DAVID SEGAL . Published: July 21, 2012   / 白佳平 簡于庭 摘譯

距離瑞士日內瓦市中心約3公里有一處倉庫式建築群,外表不太起眼,其中卻另有乾坤:這裡存放著價值連城的藝術品,可以媲美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館,只是這裡的寶貝不對外展覽。
Simon Studer曾為瑞士一間著名的畫廊在其自由港租的倉庫工作,他回憶著過去把畫廊收藏的畢加索作品整理一份清單。除了清點數目,還要就作品保存狀況和價值作出評估。當年清點畢加索作品時,Mr. Studer有一天無意中發現,隔壁保險庫裏有一個人在清點一屋子的金條。「這就是自由港,」Mr. Studer說,「你不知道隔壁那扇門內藏著什麼,然後你碰巧遇到他們打開門,你突然就看到了。」 對公眾而言,日內瓦自由港不太知名,但在藝術品收藏家和交易商圈內,自由港是藏寶的首選地。所有資料顯示都足以證明現今自由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擁有更多藝術珍寶存放,雖然當時Mr. Studer對於外再藝術世界所知甚少,然而他知道這一系列令人驚訝的單調建築物,是最多著名經銷商和藏家放置他們具有價值藝術品的所在。

人們因「能確保藝術品的安全且享有稅收優惠」的條件而來到自由港。只要在自由港存放藝術品,藏家就不需繳交進口稅或關稅(在許多國家,此項關稅稅率從5%到15%)。即使在自由港裡進行交易,也無須繳交交易稅。但只要藝術品離開自由港,不論售出或藏家將之移出,便需向藝術品所在之國家繳稅,但只要藝術品還在自由港裡,就好像放在無主土地上,無須向任何國家納稅。

幾年前自由港還未成為瑞士官方所有,但既使權力轉移,日內瓦自由港和其他那些同樣在瑞士但較鮮為人知的自由港,所提供的藝術相關服務仍足以媲美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不論氣候財政或其他事物,這裡對於高淨值人士及其資產而言都是理想的天堂。
「到底在435,000平方英尺的瑞士日內瓦自由港,貯存了多少的藝術品?」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就連日內瓦自由港倉庫公司(Geneva Free Ports and Warehouses)和擁有86%自由港股份的日內瓦州也不知道答案,雖然瑞士海關有可能知道,但他們不願討論這件事。只能說,藝術品交易商、顧問和保險公司相信,自由港內龐大的藝術品藏量足以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博物館之一。
「那是個無法預知的巨額數字,我甚至懷疑你是否能找到夠大的紙,來寫上這數字全部的零。」 倫敦安盛藝術品保險公司(AXA Art Insurance)董事 Nicholas Brett,在被問及評估自由港藝術的價值時如此回應。
而這個數值還在持續成長中,專為存放藝術品的新自由港倉庫還正在興建,面積為130,000平方英尺,預計在2013年底完工。
未來,收藏家和經銷商在世界各地的自由港裡,將會享有各種高規格安全措施、友好的關稅制度及海關免稅等各種權益。像是盧森堡機場正在建造一座215,000平方英尺的自由港,計畫於2014年啟用。而北京文化自由港則自三月起於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開始興建施工。

除此之外,引人注目的還有面積大上一倍的新加坡自由港,閃耀着高科技光芒的建築工程,令人難以相信”不可能的任務”續集沒有在那裡拍攝。新加坡自由港於2010年開始營運,位於樟宜機場旁,也滿足了那些行駛白色高級轎車從停機坪直接開進倉庫的亞洲收藏家。
這類的建設大量興起,推測是藝術市場從2008年嚴峻衰退(經濟大蕭條後在藝術市場前瞻角色之拍賣銷售業績可見萎縮)後又驚人的迅速復甦下的一種新興現象。
然而,有些自由港的使用者是對藝術有著純粹的熱情,並且收藏多年,轉眼間發現他們的收藏品在幾十年間有了大幅度的增值,而放在家裡變得具有高度風險。但更多的收藏家是為了儲藏及減稅,因為他們從未刻意展示他們收購的藏品。
「現今藝術買賣吸引著那些尋找投資出路,進行投機買賣,和那些追求社會地位的人。」Mr. Findlay說道,「以歷史的角度來看,這些人思想的缺陷是:眾多的藝術藏品被負擔的起以及喜愛藝術品的藏家放置在一起。然而這些藏家將錢花在藝術品上,他們考慮的是除了花費以外,還得以在有生之年欣賞回味,這是為了個人用途,他們藝術品並不閒置在自由港裡。」
開放媒體參觀自由港原是少見的現象,但近年來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多,政府及公司藉此來向大眾說明自由港裡沒有不法的事物也並非神秘運作,但在某種程度上,這樣的公開宣傳也會造成了後遺症。 2003年瑞士當局宣佈將運回上百件從埃及走私來的古代遺物,包括兩具木乃伊,石棺面具和其他遺物,部分物件據傳被塗上顏料偽裝成廉價紀念品走私,該竊盜集團的首領最終被判處35年徒刑。
這樣的事件也驅使自由港管理制度的改變,包括承租人需要提供明確的存貨清單。然而這幾乎是大幅度的制度更動–海關官員得以自由檢查貨櫃,但專家認為這樣的規定某種程度上又違背了自由港讓貨品自由進出的宗旨。
「法令的改變是針對現有問題,但那是為了一些對自由港的運作認知錯誤的人,基本上自由港還是個擁有良好聲譽的地方。」日內瓦律師一名專精藝術法規的律師Eva Stormann表示。
六月某日下午,日內瓦自由港市場銷售總監Florence May和Gilbert Epars巡視他們的倉庫,第一站是堆滿著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 Dom Pérignon 和Château Petrus的酒窖。藝術在這裡只是高價值存放物的類別之一,其他從雪茄,藍寶堅尼,肥皂到保時捷都也會在這裡存放,另外還有一間倉儲空間容納量高達45萬噸的糧食。

非常弔詭的是你並不會在這趟巡視裡見到藝術品,藝術品被放置在平凡無奇的走廊且數層深鎖的門後。唯一的線索便是當你置身在大型的地下儲藏室,在Monets、Rothkos 和Warhols或有聲望的藝術家之作品間,一旁廢棄的木板條箱上可見標籤數字。
在同個空間容納了如此龐大數量的偉大藝術品,使保險業者擔憂。問題在於他們所提供的承保範圍是涵蓋全球的(worldwide coverage),保險標的不論在那裡都算在投保範圍內,但要是藝術品存放的這31英畝地不幸釀災,會是何等狀況?
「最慘的情況就是發生墜機、火災、或是水災,」倫敦Blackwall Green公司的經紀負責人,藝術品保險專家Adam Prideaux說到:「但自由港專家遲遲不願提供給我們關於保安的訊息,也不提供關於消防資訊,所以我們無法得知要是有火災將會如何,也許不會發生此事,但我們無從得知,因為瑞士方面並不商議此事。」
「而重點在:自由港相關的新型保單不是成本太高就是難以描述。」Prideaux補充道。
「我們無法準確估計我們在自由港有多少承保藝術品,」保險公司提到:「噢天,我們有無法計算的保險範圍而且我們不知道在這自由港裡承保藝術品的總數是多少。」。Prideaux說:「要是自由港發生意外,保險業者將會無法承擔。」
日內瓦自由港存在著這樣的未知數使其在藝術市場擁有某種象徵意義,也披上了神秘的面紗。存放的藝術品在拍賣會上吸引了買家的注意力,但不論是價值或是私人交易的數量都明顯地增加,也許比所知的數值更為大量。
Mr. Studer 在三年前,於自由港開設自己的畫廊,有著三層樓的倉庫,在大量的室內裝修美化後(包括暖氣設備),讓人仿佛置身紐約閣樓,而為什麼要選在自 由港開業?他表示:「因為租金和日內瓦市中心相較下便宜許多。」「而且,如果一個人專程來到自由港,那他便是真心想要選購的買家。」他說:「這裡不再會有 太多只參觀但不消費的顧客。」
「這裡沒有特別奢華或特別吸引人」,他說,「這是純粹的商業行為,這是算是非常暗淡、無趣且黑暗的瑞士區域,但當你置身於此,你會有些驚喜感。」

刊登|http://taerc.blogspot.tw/2012/09/blog-post_1023.html

原文|http://www.nytimes.com/2012/07/22/business/swiss-freeports-are-home-for-a-growing-treasury-of-art.html?_r=2&pagewanted=al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